乡村旅游,就是要留住乡愁—-琼中全域旅游见闻1-琼中旅游

『小编按』:全域旅游该如何做?尤其是作为基层的区县,该如何做?今天起,“全域旅游智库”将连续刊发原知名媒体人、现旅游企业高管蒋晨明的“琼中全域旅游见闻”系列。琼中县位于海南省中部,乡村旅游是其特色,而海南省是全域旅游全国首个示范省。蒋晨明前不久刚赴琼中进行了考察。小编特地请他与大家分享来自全域旅游一线的见闻和心得。

(琼中县什寒村的农田。)

·一·

乡愁这个词儿还是很时髦的。

习大大说了,“必须留住青山绿水,必须记住乡愁”。朋友圈里也有不少人,经常发点乡愁的图片、文章。我今年春节过年回山东老家,在自家村里随便拍了几张,发在我的头条号“我是胡同”上面,题目叫《老家,就是渐行渐远的乡愁》,阅读量竟然突破了28万,着实令我吃惊。

可见,中国人的乡愁情绪还是很浓的。

前不久,在海南琼中县红毛镇,我见识了一个特殊的旅游称号,叫“中国最美乡愁旅游村寨”。这个村寨叫什(za)寒村,曾经是琼中县最贫困的乡村之一,现如今,通过发展乡村旅游,这里的村庄面貌、农民收入都得到了很大改观。

这里的乡愁是什么呢?一进村就感受到了。村庄周边都是水田,小街小巷里鸡鸭满地撒欢儿,房前屋后都是一片片的小菜园,村里还存留着一些传统的茅草屋。

(什寒村保持着原生态的生活。)

在一处院子里,我见一村民正在做编织工艺,就过去拍照。那村民一看拍照,就憨厚又害羞地笑了。给她说话,她就摆摆手,表示听不懂;她再给我说话,就轮到我摆手了。原来他们只会说当地方言。

这让我想起在一些开发过度的景区遇到的尴尬,要么将最佳机位围起来,立个“拍照20元”的招牌,要么被拍摄者一看有人拍照,立马就伸手向你要钱。

是旅游毁掉了乡间的朴实?还是世俗之风毁掉了旅游?

·二·

随着全域旅游的发展,全国各地都在琢磨各自的全域打法,其中具有乡村优势的地方,不约而同地发展起乡村旅游。乡村旅游与城市旅游、景点旅游的不同,就在于更贴近自然、更加原生态、更有民间的生活气息、更能承载乡愁的记忆。这点对于城市的游客来说,颇具吸引力。

但我们来分析“乡村旅游”四个字,其核心在于前两个字——“乡村”。可不少地方会走偏,忽视了“乡村”,偏重了“旅游”。孰不知,如果没了“乡村”的味道,城里的人又为何要去乡村旅游呢。

什寒村虽然也发展了旅游,但保留了原汁原味的乡村生活场景。作为一个小时候曾在乡村生活过的游客,我进到村里,就感觉回到了“小时候”。尽管这是南方的村庄,与北方迥异,但乡村的朴实本真,并无二致。

在村里的心情十分畅快,就像是投入到这个村庄的怀抱,与它融为一体。上午,我顶着日照,在村里逛,很享受地拍摄;傍晚,太阳快要落山,我又在村里逛,很享受地拍摄;次日天刚蒙蒙亮,我又在村里逛,很享受地拍摄。有的小巷子,我反复逛了几遍,一个人静静地体会,不仅毫不厌烦,反而总感觉体会不够,生怕一去不复返。

事实上,这也体现了全域旅游与景点式旅游的区别。全域旅游更多是一种体验,一种心情,一种感受;而景点式旅游更多是参观、更多是“到此一游”,看过就看过了,无法沉浸其中,也没有再度旅游的欲望。

什寒,就是一种味道,值得慢慢体会的地方。

·三·

晚上,我们就住在了村子里。先是在一农户家吃了顿真正原生态的晚餐。怎么叫真正原生态呢?青菜是从菜园里现摘的,鸡也是现杀的,而且是那种满村乱跑的鸡,不是圈养,更不是机械化养殖。好吃不好吃呢?我只能用最烂的词儿来形容,就是好吃到无法用文字来形容了。

只可惜,当晚的民宿不够住的,我们就住在了“特内典”客栈。“特内典”与“奔格内”都是“来这里”的意思,一个是苗语,一个是黎语。

琼中全称为“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”,黎族人口最多,于是,这里乡村旅游有了个特别的品牌,就叫“奔格内”。现在,“奔格内”已成了琼中旅游的代名词。

“特内典”客栈里收拾得干净利索,虽然房间面积不大,但细节考虑的都很周到。不亚于城市里一家三四星酒店的舒适度。

我们是代表马上游来考察全域旅游的。马上游即将推出的“旅游共创共享平台”,设计初衷就是希望发掘更多民宿、特色餐饮、个性化线路等旅行产品,并以共享手段,实现供需之间的链接,这对于乡村旅游和全域旅游都将有很大推动作用。

大老远跑来却没能住进民宿,我们哪能甘心,于是就专程去看了家民宿。那是个大宅院,大概有五六间房,主人拿出其中一间做成了民宿,其余自住。民宿内的设施,与“特内典”客栈里的有些相仿,也是简洁舒适的那种。

当晚在客栈,其实我并没有睡好。因为门外就是水田,耳边全是蛙声!我激动地走出房门,试图拿手机录一段带声音的视频,去馋馋朋友圈。可惜光线太暗,没法录,只好文字描述了一下。结果,众网友羡慕忌妒恨,纷纷要“拉黑”我。

“招惹”这些网友的,就是两个字——乡愁。

·四·

乡愁是很多中国人的情结,也是乡村旅游的卖点。乡村偏偏东施效颦模仿城市,就会走向歧途。

记得有一次去云南一个古村,村里密布着大量深宅大院,年代久远、建筑精美,而且故事很多,当地想借此发展乡村旅游,应当说旅游基因相当不错。可在村里走了一圈,我发现他们搞了很多城市化的花坛,我就问当地领导:“这是农村嘛,房前屋后种点韭菜大葱白菜之类的,不就是很好的绿化吗?”那领导恍然大悟,一拍脑袋说,“唉呀,这我怎么没想到!”

不过,第二天我又去参观他们另一个村,有个当地闻名的大宅院,皇帝都是亲赐过牌匾的,不时有游客慕名而来。我惊喜地发现,这么有名气的院子都没有搞成“景点”,按说该“绿化”的地方,没有搞成草坪,而是菜园,院子的主人还在园子里干活,并津津乐道地向大家讲祖辈故事。我情不自禁地冲那位领导竖起了大拇指:“大师!”这回他呵呵笑了。

这才叫原汁原味,这才叫真实,这才能体现乡愁。

这个国家的大地上,到处都在搞所谓“新型城镇化”,尤其是“全域旅游”观念的兴起,基于乡村旅游的乡村改造也即将大范围铺开。我听说过一个案例,就是某地要搞城镇化,要将一些村庄全部铲平,夷为耕地,再另辟新址为村民统一建造高楼集中居住。结果遭到老百姓强烈抵制未能实现。老百姓反对的原因,一是新址距耕地较远,农作不方便,再就是祖祖辈辈居住的院落没了,乡村的生活没了,根也没有了,他们哪里安放他们的乡愁?

关于乡愁,人民网有篇评论,我摘录两句:“那些争田夺地、与民争利、强征强拆、大拆大建、全面污染、穷山恶水、泯灭乡愁、全面腐败、镇压诉求、碾压农民、破坏生态、摧毁文化、留守空心……难道是‘新型城镇化’?!完全与习总书记要求‘反着’干。岂不是劳民伤财的‘国际大笑话’”!

特别启事:本文图片与文字均系原创,作者蒋晨明(原知名媒体人、现旅游企业高管)。小编好不容易特约其“全域旅游智库”撰稿,故转载务必并注明出处“全域旅游”。

下集预告——“落后”变“先进”,乡村需自信琼《中全域旅游见闻2》

请关注“全域旅游智库”微信公号,搬好小板凳,及时阅读续集。

0 回复

发表评论

想参加讨论吗?
随时做出贡献!

发表评论

必填项已用*标注